全文搜索
專家·視點
陳嵘:樹木分類學奠基人

时间:2018-09-21 来源:

文字: 图片: 编辑:

 

2018-09-21-陳嵘專版

陈嵘,我国著名林学家、林业教育家、树木分类学家,树木分类学奠基人,近代林业开拓者之一,中国林业科學研究院林业研究所首任所长。

如同他的名字一樣,陳嵘畢生與山與草與木結緣,在60多年的教學和科研生涯中,有39年在林業教育第一線,爲國家培養棟梁之才,鄭萬鈞、陳植、吳中倫、楊顯東等林學大家均爲其學生。一生可謂“立德”“立功”“立言”三不朽。

<span font-size:12px;font-style:normal;font-variant:normal;font-weight:400;letter-spacing:normal;orphans:2;text-align:left;text-decoration:none;text-indent:0px;text-transform:none;-webkit-text-stroke-width:0px;white-space:normal;word-spacing:0px;word-wrap:break-word;" style="display:inline !important;float:none;background-color:transparent;color:#000000">树木分类学奠基人陈嵘

家國情懷感人至深

1888年,陳嵘出生于浙江安吉梅溪鎮石龍村一個貧寒農家,12歲喪父。他從小刻苦學習經史、輿地、格致等,練得一手好字。

甲午戰爭爆發後,受梁啓超、康有爲維新變法、救亡圖存等進步思想影響,1906年,陳嵘東渡日本,考入北海道帝國大學。大學預科時,與同盟會會員李四光同窗,後結識魯迅、莫永貞等,一同聽取章太炎主講《說文解字》,接受孫中山“驅除鞑虜”等思想,並成長爲同盟會骨幹。他曾與黃炎培等冒著生命危險,潛入天津從事革命活動,與“君主立憲派”袁世凱、徐世昌等展開鬥爭。

 

陳嵘與家人

陳嵘是一位非常明大義、關心國家與民族命運的知識分子,雖然他是一位科學家,但熱衷于革命工作,參加了辛亥革命早期活動,作爲貴賓,應邀出席了1912年1月1日在南京舉行的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就職典禮。

和許多進步人士一樣,陳嵘一心想用知識、科技救國。1913年,陳嵘抱著培育年輕一代林業科技人才的宏願,受聘于浙江省立甲種農業學校擔任校長。爲了普及科學文化知識,他在家鄉石龍村興辦小學,讓村民子弟免費入學。據當地老一輩說,當時,大家對這位留洋青年十分敬重,每當送孩子到學校,很多時候大人們也會坐下來聽他講課,人多時,就倚在門邊或門外旁聽。待他空下來,還會向他問東問西,陳嵘總會耐心回答。

1937年,抗戰爆發,金陵大學被迫西遷。此時,在森林系任主任和教授的陳嵘等5人臨危受命,留校保護無法隨遷的校産。作爲5人小組負責人的陳嵘,在保護校産的同時,帶領大家想方設法收容近3萬名老弱婦孺,使他們免遭日軍淩辱和屠殺。同時,他開辦南京同倫中學,自任校長,給失學青年提供繼續學習的機會。1946年,他揮筆題寫“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”送給同倫中學畢業生,深爲後人敬仰。

在南京大屠殺期間,作爲難民保護負責人,陳嵘和他的同事一道,救助1萬余人。南京安全區主席約翰·拉貝曾在其日記中如此寫道:“我們委員會各部門工作實際是你們中國人做的,你們比我們冒著更大的危險,你們的工作將會載入南京史冊,對此我將深信不疑。”在拉貝看來,陳嵘是國際安全區的中方首席代表。

抗戰勝利後,金陵大學回遷。看到校産尤其是教學儀器、標本,不少珍貴孤本保存完好,全體師生爲之感動。

新中國成立前夕,許多知識分子移居台灣,而渴望科技報國的陳嵘,選擇留在滿目瘡痍、百廢待興的大陸。

他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,一生樂善好施,勤苦節儉,淡泊名利,熱衷辦學,經常資助有爲學生,並捐資林業事業。1971年1月10日去世前,他囑咐兒子將其畢生節省下來的近8萬元人民幣全部捐給中國林學會,用作獎勵基金;將珍藏的3萬多冊圖書貢獻給中國林科院圖書館。

編撰《中國樹木分類學》

20世紀30年代前,中國無自己的造林學教材。對此,陳嵘以中國造林樹種爲基礎,吸收並發展國外造林營林學理論,創立中國特色造林學,先後出版《造林學概要》《造林學各論》《造林學特論》,爲中國造林學奠定了堅實基礎。

當時,中國亦無適合國情的樹木分類學,以致無法解決樹種混亂問題,嚴重影響了我國造林學等學科的發展,由此,陳嵘編寫了《中國樹木分類學》。全書150多萬字,插圖1165幅,記載了中國樹木2550種,爲中國樹木分類學奠基之作,被國外同行譽爲亞洲名著,是20世紀30年代全國所有大學林學系的主要教材、林業科研生産的重要參考文獻,並一版再版,直至20世紀80年代仍發揮著重要作用。這在我國林業史上,前無古人。

晚年的陳嵘,仍傾力著書,出版了《中國森林史料》《中國森林植物地理學》《竹的種類及栽培利用》等專著,對發展中國林業科學、促進林業生産、培養林業人才,産生了積極而重要的影響。

現任中國林科院林業所所長張建國說,我們現在開展的森林植物分類,都是陳嵘發端的,他影響到我們今天整個林學研究和教育。陳老奠定了中國造林學和樹木分類學的基石,影響深遠。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國外,他都是公認的著名的林學家、林業教育家。

陳嵘先生原著

首創現代教學林場

1913年,陳嵘任浙江省立甲種農業學校校長時,學校沒有林業學科,陳嵘專門開設林業課程,自編講義,親自講授。爲使學生能夠學到更多的實際知識,他特建設苗圃和示範林場。

1915年-1922年,任江蘇第一農業學校林科主任的他,除親自授課外,還聘請林學界的知名人士姚傳法、傅煥光、曾濟寬、黃希周等到校講課,邀請南京高等師範學校的鄒秉文、錢崇澍、胡先骕、竺可桢等到校講學。

陳嵘不但提倡學習書本知識,更重視實踐鍛煉。他走到哪,都會不遺余力地把林場建到哪。他曾在江蘇江浦縣境約20萬畝的荒山上營建學校林場,親自擬就造林計劃書。這是我國現代林場的最早起源。

由于林場規模較大,學校經費有限,無力投資經營,陳嵘建議創辦教育團公有林,得到贊賞和批准。據1932年統計,此教育公有林曆年總計造林18.25萬畝,植樹6948萬株;留養野生樹574萬株,估值220多萬元(當時幣值),不但爲江蘇第一農業學校提供了全面實習基地,也爲金陵大學、中央大學森林系學生提供了實習場所,對培養造就林業新生力量發揮了重大作用。陳嵘還創辦了南京九華山林場、青龍山林場和江蘇省句容下蜀林場、安徽建平林場等。

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,隨後安徽、福建等省紛紛效仿,創辦省教育公有林。在陳嵘的教育、影響下,他的學生也創辦了許多林場。

新中國成立後,江蘇教育林改名爲老山林場,現已發展成爲江蘇省著名的林工商綜合經營企業。

陳嵘任中央林業研究所(林業所)所長時期與大家合影留念(1952-1958年)左五:陳嵘

提出“封山育林”等理論

陳嵘曾講述過這樣一個觀點:“漢民族只會耕田,不會耕山,也不會耕草原。到山區開荒種糧,到牧區開草原種糧,違反了當地的實際情況,效果當然不會好。”

在《造林學概要》中,他提出了“天然保育法”,爲新中國“封山育林”提供了重要的科學依據。“封山育林”理念被林墾部列爲綠化祖國的重要舉措之一。

陳嵘提出的建立全國林政建議,爲推動林業管理機構的設立作出了突出貢獻。他多次強調要劃分造林主體,“地權不能確定,常起無謂之糾紛”,建議政府輔助人民造林,並提供“民有林”營造方法,倡導林業民有。在他的建議下,1916年,成立了浙江省雲野林業有限公司,陳嵘爲公司提出詳細施業方案,並助其籌集股金。新中國成立後,公司改名爲國營龍山林場。

作爲新中國第三屆全國政協委員,陳嵘提出了積極營造保安林、設立全國性林業科研機構和加強林業教育的提議,極大地促進了我國林業科研和建設事業的發展。

以營林科研綠化山川

作为中国林科院林业所第一任所长,陈嵘一直强调营林科學研究工作的重要性,强调科研工作必须为林业生产建设服务。

1953年2月15日,朱德副主席在梁希部長的陪同下,到林業所視察,指示盡快綠化西山,小西山一帶尤應先行一步。爲了貫徹這一指示,陳嵘增設了“西山山丘地區造林方法的研究”課題,希望以更快的速度把首都西郊綠化起來,並組織召開山地造林技術座談會,交流造林綠化經驗,制定《華北地區油松、落葉松造林技術試行方案》。這不僅有助于西山綠化工作,而且對整個華北地區造林技術都起到了很好的指導作用。

爲了更好地開展營林科研,同年,陳嵘創建了林業所植物標本室。現在標本庫8萬多號木本植物標本中,第一個標本集就是陳嵘的。早在1915年-1922年,陳嵘就開始了標本室建設。在南京中山植物園標本室,有他留下的好幾百份標本,其中還有1926年的山核桃標本。

1954年,長江流域發生洪水災害,陳嵘組織林業所科研人員奔赴災區,深入調查樹木受淹生長情況,寫出《1954年長江流域洪水後樹木耐水力強弱的調查報告》;1955年,他隨梁希部長赴西南各省林區實地考察,對西雙版納自治州營造橡膠林試點提出建設性意見;1956年-1967年,在參加全國科技發展規劃制訂工作期間,他與有關專家一道提出林業研究具體奮鬥目標。陳嵘強調,要把營林科研工作放到首要位置。這一戰略思想,對中國林業建設以營林爲基礎的方針産生了巨大影響。

中國林學會與安吉人民政府舉辦紀念陳嵘誕辰130周年紀念活動

首倡中國植樹節

今年,是陳嵘等首倡“3·12植樹節”90周年。

1928年,受衆人之托,陳嵘向國民政府遞交報告,建議將原定于清明節的植樹節改爲3月12日,紀念中山先生,獲批。這是他多年調研勘查的結果,發現3月12日前後在我國南方植樹,成活率高。1979年,新中國再次明確:3月12日,爲中國植樹節。

陳嵘非常熱心學會工作。1916年,陳嵘等在蘇州發起組織中華農學會,1917年成立,他被選爲第一屆會長。同年,他支持中國近代林業事業奠基人之一淩道揚等發起成立中華森林會(中國林學會前身),1952年改爲中國林學會,他先後兼任副理事長、代理事長以及《林業科學》主編。

“陳嵘沒有走遠”。在陳嵘出生地石龍村,有一位老人叫陳祥和,是“陳嵘精神”的真實傳播者。石龍村建有陳嵘森林公園、陳嵘紀念室、陳嵘文化研究室。森林公園裏,有一座陳嵘墓,墓上刻有“綠化祖國”4個大字。在陳嵘老家浙江平陽建有陳嵘紀念館。在中國林科院等單位的大力協助下,安吉電視台曾于2016年拍攝了5集大型人文鄉土紀錄片《林學泰鬥·陳嵘》。

這位“生態建設的先驅”“綠水青山”的早期實踐者,曾親手寫下梁希先生名句“黃河流碧水,赤地變青山”祝福中國林業之前途。

【人物檔案】

陈嵘,1888年生于浙江安吉梅溪镇石龙村。著名林学家、林业教育家、树木分类学家,树木分类学奠基人,我国近代林业开拓者之一。中国林科院林业所第一任所长。毕生从事林业教学、林业科學研究和营林实践工作,培养了大批人才,创办林场7处,为中国林业教学实践和造林绿化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。一生著述甚丰, 如《中国树木分类学》《造林学本论》《造林学各论》《造林学特论》等扛鼎之作,受到国内外林学界人士的高度称赞。

作者:王建蘭/院辦

爲您推薦

Copyright? 2019  

版权所有:中国林业科學研究院  

京ICP備13018045號-1  

主办:中国林业科學研究院办公室